我还年轻 我没有时间。

【邕丹/丹邕】37°7

现实向,旧糖翻新,双视角


是我心目中的ongniel,也许和你不一样

时间线截止在了2017年

因为年末,(也许大概)还会写一篇18年

流水账式幼儿园文笔 

———————————————————————

37°1

网民小姜汇总了一下粉丝对邕圣祐的评价,最多的就是温柔。

温柔地哼唱,温柔地比心,温柔地招呼,温柔地演戏,只要邕圣祐眼神湿漉,流露出一点软绵绵的气质,就会有一大批醉倒温柔乡的评论。

但是,作为邕圣祐同床共枕过的室友,丹尼尔觉得温柔最多只能形容邕圣祐的百分之五十,甚至这百分之五十有一半来源于邕圣祐不得已的温柔——体弱。


在初次见到到邕圣祐拒人千里的酷盖外表,他就一直很怂。他打心底里觊觎邕圣祐的外貌,也发自内心享受和邕圣祐相处时,那种体温永远37度的刚好。

他曾经蠢蠢欲动,却在蛰伏观察了一个礼拜后萌生退意。原因无他,都怪邕圣祐太过“多情”。

多情邕会陪玄彬磨舞蹈,会给在奂做发型,会和美年分享歌单,会帮钟炫活跃气氛。

那么仅仅陪自己吃软糖,深夜一起泡面,相约去唱歌,没事嘻嘻哈哈,也不算什么了。

丹尼尔从制作组发的日记本里撕下一张纸,偷偷盘点了邕圣祐陪他做过的事,飞快地填满了一页。

他从床上探头看了看,邕圣祐正跟着在奂的吉他声随意哼唱,两个人像原装乐队一样契合。

丹尼尔失落把纸翻到另一页,“他对谁都这样,我没什么特殊的。”他这样写到。

丹尼尔抬头看了看右上角的摄像头,他对着它挤了个真诚的笑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他身边,寒冬腊月,37度1也足够。

————————————————————

37°2

人都有趋暖的欲望。


所以结束第一次小组舞台后,丹尼尔一个人背着包回到了釜山的家里。他觉得首尔的初春尤其冷,现场投票的结果让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对未来不可知的坚持。

也许自己该永远留在釜山,尽管世界很大。

至少临海的家乡,有咸腥的海水味,和不受阻挡的沙滩阳光。


丹尼尔发了一条很隐晦的ins,想昭示一下自己有点丧的心情,他不指望有人能察觉。

但是当邕圣祐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他还是有点隐隐的期待。

“尼尔,你什么时候回首尔的票?”

“周一中午到!”

“那我来接你哦!”

“好的!”

原来细腻如邕圣祐也察觉不到自己的小心思,丹尼尔烦躁地关掉手机,任性地踢了一脚已经堆好的沙丘。


坐在邕圣祐车里时,丹尼尔已经收拾好了心情。

邕圣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哄他说首尔车站有听到消息的粉丝,让他务必隐藏好自己。

他戴好鸭舌帽和口罩,紧张兮兮地出站,只看到了一脸笑意的邕圣祐。

丹尼尔突然明白了邕圣祐的用意,半生气地给了他胸口一拳,他夸张地捂着胸口控诉,然后拎着行李去停车场。


启动车的间隙,邕圣祐谈到了一本书。说他最近闲来无事看了本图像小说,叫《灯塔》。

丹尼尔阅尽漫画无数,却没有听过这个。他觉得图像小说这个分类也很邕圣祐,像他等级评价时说自己的必杀技一样。他从邕圣祐的背包里掏出零食,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里面有一句话让一辈子被禁锢在灯塔里的主人公幡然醒悟

——

给你辽阔的世界和勇气。

...勇气

一定要有勇气。”

邕圣祐帮呆滞了的丹尼尔系好安全带,意气风发地说“所以坐好了尼尔!我带你去看辽阔的世界,你可千万不要丢掉前行的勇气!”


冬天快要过去,哪怕开着车窗兜风,丹尼尔觉得像抱着个热水袋,体温回暖,他一定能熬过倒春寒。

————————————————

37°3

丹尼尔觉得自己生病了。


和邕圣祐选同一首歌这件事在他意料之内,他早在这些天的交流中摸透了邕圣祐的取向—他喜欢的,十有八九也是邕圣祐pick的。

但是他对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情感到意外。

他自荐成为队长,毕竟人总得为未来的辽阔世界努力一把吧。

当邕圣祐点头说尼尔一定做的很好的时候,他就开始发病了。

他开始莫名奇妙烦躁,起初他以为是因为编舞一直没有敲定的原因,但明明在那一次开会,邕圣祐半开玩笑解围后,队内编舞一直顺利的不行。


他觉得病因在邕圣祐。


或许是因为邕圣祐说自己觉得牵制的对手是金samuel,所以他格外注意他们两人的互动。他觉得邕圣祐对Samuel有点过分亲密了。

邕圣祐的称赞实在太多了,夸Samuel作为center的表情,夸Samuel突发奇想的编舞,夸Samuel很美式的穿衣风格,从头到脚,都夸了个遍。

而他,在换了发色之后,竟然没有得到任何一句夸奖,甚至在他刻意抱怨自己还是粉头发更引人注目时,邕圣祐没有来反驳他的矫情。

丹尼尔躺在床上思来想去,觉得都怪邕圣祐。


都怪邕圣祐,之前对他那么好。


不能继续这样,应该把事情问清楚,丹尼尔心想。

他又拆了一包软糖,给自己壮了壮胆。

邕圣祐洗完澡,擦着头发走进来,丹尼尔一鼓作气地问:“邕圣祐!你到底为啥对我这么好!”

邕圣祐迷茫地抬起头,充满雾气的眼睛眨巴眨巴,摘下耳机问:尼尔,你说什么

丹尼尔怂了,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心理建设。“我说哥,我金色头发好不好看?”

邕圣祐已经翻出了吹风机,声音忽远忽近的飘来,“不...挺好看的。”

丹尼尔没有听清,吹风机盖过了邕圣祐的回答,也盖过了他忽然加速的心跳声,他倒头向左侧躺在床上,盯着冒着红点的摄像头,有点气馁。

“我说,不是很好看吗?你为啥突然问起这件事,你一直都挺好看的。”邕圣祐关掉吹风机,走到丹尼尔的枕头旁边,“我怕刚刚你没听清,所以重复一遍,我们尼尔一直都很好看,是我永远的颜值pick呢。”

丹尼尔翻过身来,看着邕圣祐近在咫尺的素颜,还有半湿的刘海,猛地咽了咽口水。

他飞快地说“谢谢哥!哥也永远是我的颜值pick!圣祐哥真的很帅,从第一次录制开始我就这么觉得了!”

邕圣祐被他的反应逗笑了,“还真是我们的rapper姜丹尼尔呢,这个语速我望尘莫及!”边说边转身,回到插座那边吹头发。


空气中是桃子牛奶的沐浴露味,丹尼尔用被子一包,想把自己团在这股气味中。


被子里好热啊,丹尼尔觉得自己的病是感冒。

因为他体温不止37度。

——————————————————

37°4

继get ugly成功和邕圣祐荧幕握手后,丹尼尔开始不满足于简单肢体接触。

他发现自己并不能一直幸运地和邕圣祐在同一组,而不在同组的直接后果就是,他的对床换人了,他的饭友换人了,他的练习室也换了。他原本可以二十四小时见到邕圣祐,现在只能把握住每一次偶遇。


永远不能寄希望于随机掉落的幸运符。


丹尼尔决定下一次见面,就把邕圣祐的周末约满。


没有想到,最近的一次偶遇在厕所。

丹尼尔觉得这也是一种不俗的缘分,他们在不同楼层的练习室,有着对方不可能知道的练习进度,却还是在同一层的厕所相遇。

他进去的时候,邕圣祐已经拉上拉链准备洗手,丹尼尔突然惋惜自己磨磨蹭蹭地上楼,他准备抓紧时间。

“尼尔!周末去吃饭么!”邕圣祐抽了张纸,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先开口问了一句。

“好啊!哥,我早就听说了好几家店!不知道能不能吃完!”一天肯定吃不完,要两天的,最好整个周末都属于我,丹尼尔心想。

邕圣祐细致地把手擦干净,“那就两天都去啊!实在不行一天四顿。”


“邕圣祐一定是姜丹尼尔肚子里的蛔虫。”

丹尼尔在日记本上涂涂画画,情不自禁写下这句话。他觉得蛔虫的表述有些不好,咬着笔头想了想。

他伸手摸了摸枕头底下的软糖,发现存粮没有了,准备拜托床下的室友递给他。

同队的金龙国走了进来,他突然想起来,问龙国,“龙国!你们中国怎么形容一对情侣非常了解彼此啊?”

“天生一对。”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是天生一对。”丹尼尔美滋滋地写。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迟早是情侣。”丹尼尔美滋滋地想。


五月底,节目已经播出一个多月了。

在酒足饭饱后,邕圣祐突发奇想说要去地铁拍认证照,丹尼尔笑嘻嘻地同意,暗自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约会建议,走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只有彼此留在身边,多么美好的寓意。

但丹尼尔错估了他们的人气。

这不是一场只有他俩的约会。

他们很快被粉丝包围,手机的闪光灯让他的小心思无处隐藏。

他飞快地按了连拍,给邕圣祐拍完了这组认证照,在邕圣祐的眼神示意下,拔腿就跑。他回头看了看身后气喘吁吁的邕圣祐,他试探地伸了手。

邕圣祐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他们大步奔向楼梯。

他的手叠着他的手,他的手微微颤抖,而他的手坚定厚实。


爬上楼梯后,丹尼尔神清气爽。

他体温刚好,不多不少,有点微烧。

——————————————————

37°5

邕圣祐觉得,和丹尼尔的这场暧昧较量应该划上句号了。

因为他在不断的试探中发现,自己喜欢的男生是个小学生。丹尼尔有着小学生的通病,幼稚,胡思乱想,喜欢暗恋。


邕圣祐是在三月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他和丹尼尔在pick me舞台中是对称站位,每一次转身,他都能准确越过人群捕捉到丹尼尔的粉毛;每一次面对镜子排练时,他会下意识比照丹尼尔的舞蹈。

起初他以为这是他的同性相吸在作怪,他一向喜欢和自己相像的人,也喜欢自己认可的人。

丹尼尔正好符合这两个条件,舞蹈很棒,还是他的对称站位,平时也很聊得来,他对丹尼尔有特别的关注实属正常。


但是有天放假,他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结果发现原来在光天化日的镜头下,他们是这样的亲密。他在丹尼尔肩上自然的手,丹尼尔跟在他身后奔跑,还有丹尼尔的眼神。

邕圣祐觉得大事不妙,尤其是朋友发来了截图,上面写着“f社的独苗苗和话很多的粉毛毛”。

朋友还说,你交的新朋友看上去挺有意思的,你跟他站在一起也挺有意思的。

邕圣祐心想,能没有意思么,以他多年在教会耳濡目染的爱情故事来看,这简直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两情相悦。


邕圣祐是一个很能藏住事,又非常莎士比亚的人,他喜欢开车兜风,可以跟妈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要去自习,然后携车潜逃。

所以,最开始他的爱情战略是“暗撩难防”。

但是丹尼尔太不上道了,邕圣祐不止一次暗示他,他在自己心里与众不同。

比如帮丹尼尔收集落在他床上的糖纸,

比如时不时借丹尼尔的洗浴用品,

比如保持着每天三夸丹尼尔的频率,

比如在丹尼尔问室友会不会被他的磨牙影响到的时候,大声地说了一句可爱!

甚至在知道丹尼尔外号叫屁桃时,不止一次表白这个动漫人物!

还有,制造各种和他偶遇的机会,并且每次都以丹尼尔曾经ins发过的东西为话题!

然而,丹尼尔迟迟没有动静,让邕圣祐一度怀疑自己当初鬼迷心窍看错了图片。

幸好,在丹尼尔床上捡到的碎纸片坚定了邕圣祐的想法。

邕圣祐偷偷把碎纸片拼凑了起来,心里窃喜的同时,也暗自担心丹尼尔这完全不设防的傻大个性格。


他决定大胆一点,于是约了周末。

原本邕圣祐计划晚上拎着啤酒去山顶,他找好了一个看夜景的地方,酒精催眠之下,或许会有突破性进展。

地铁里的粉丝打破了这个计划,他们像逃亡一样失去了方向,丹尼尔拉着他溜进了地铁站的厕所。

邕圣祐跑的气喘,他靠着墙缓了一下,现在出去买啤酒太不现实了,他在洗手台接水冲了一下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看着镜子里的丹尼尔,傻乎乎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表情特别纠结,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神情映射在镜子里。

那连酒也别喝了吧,速战速决,夜长梦多,丹尼尔这种初丁被别人拐了也不知道,邕圣祐走到烘干机前,暗自下了主意。

谁知道突然后肩被搭住,右肩膀被用力向后一带,他的后背砰一声撞在墙壁上。


邕圣祐万万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被一个男生在厕所壁咚,而面前这个让他此时此刻动弹的不得的男孩,脸色正肉眼可见的变成初见时的粉毛色。

他有一点期待,他以为丹尼尔将一直毫无动静,持续暗恋。

谁知初丁勇敢时,竟然像猛兽。

“圣祐哥,我觉得我们超级相配,默契十足,就像——”

“天生一对。”

邕圣祐先说出了丹尼尔写在纸上的话。

“所以我们要不要祸害彼此,直到最后。”

他伸手碰了碰他眼角的泪痣,温柔地问。


邕圣祐在等待回答的这段短短时间内,脑子里闪过很多东西,他全都想不起来了。

明明洗脸是为了冷静,怎么脸上的水在迅速蒸发,怎么自己脸颊过烫,神智不清。

————————————————————

37°6

邕圣祐觉得自己有点体弱。


那一天过后,他觉得和丹尼尔在定位上出现了偏差。他原本是这场爱情冲锋陷阵的进攻方,却屡屡因为体弱而进攻不得。

被壁咚的那天晚上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隐隐作痛,他抱怨了一句后背的痛感,丹尼尔直接拽着他去厕所,在隔间掀开了他的篮球衫。

“哥,后背都青紫了。我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大力......”

邕圣祐没好气地整理好衣服,默不作声打开隔间门,看到了目瞪口呆的金在奂。

邕圣祐觉得很丢脸。

他拍了拍金在奂的肩膀,颇有些羡慕地说:“还是你聪明,找了个温柔会疼人的。”

谁知道丹尼尔小孩子脾气上来,冲过来抱住他的腰,“谁说我不疼人的!我晚上来给哥上药!”

邕圣祐又被猛地一撞,龇牙咧嘴地给了丹尼尔一拳,他真的觉得丢脸。

为自己连back hug都挣不开的体弱。


确认关系之后的日子过得飞快,半个月打个呵欠就溜走了。

邕圣祐算了算自己的出道概率,觉得国民制作人的心比丹尼尔的脾气还难拿捏,他扯了扯自己的choker,对这身舞台装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转头看着还在上妆的丹尼尔,嘴角忽然有点疼。他还记得第一次接吻时丹尼尔狗啃般的神奇操作,让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这一周他都没和丹尼尔独处过,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作为队长的忙碌,一方面是他突然有点害怕。

说好的辽阔世界,他明明充满勇气,却还是有可能缺席未来的辉煌。

丹尼尔好像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侧头望了望他,邕圣祐迅速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喊了一句“hands on me的各位,最后给我们自己打气吧!”


今晚,他们二十个少年都是主人公啊。

哪怕现在在混乱的后台,他们急急忙忙地换着服装,有掩饰不住的担忧神色,和擦不完的汗。

邕圣祐正在焦急寻找自己的衣服,明明所有人都是按组分好,他的校服却好像凭空消失。

“哥!在我这!”丹尼尔已经换好了衣服,从乱糟糟的一堆衣服中扒拉出邕圣祐的。

邕圣祐小跑过去,正准备接过衣服,“哥就没有什么要奖励我的么!”丹尼尔突然把递衣服的手收了回去。“和我一起去济州岛好么!”

邕圣祐突然觉得好笑,他有点懊恼自己之前的患得患失,他自顾自烦恼着未来,而丹尼尔根本没有考虑过他会缺席。

他慢慢凑近丹尼尔,一点点解开choker,右边嘴角不怀好意的扬起,“我们尼尔只要这么单纯的奖励么?”

眼前人有一瞬的愣怔,邕圣祐一把抢过自己的衣服,“那就给我们尼尔一个大大的拥抱吧!”


直播后邕圣祐蒙头睡了大半天,醒来上网时发现自己小号的首页全都是那个拥抱的饭拍。

拥抱确实很大。

丹尼尔很用力。

他被带着在舞台上转了小半圈,背后的西装全是大力的褶皱。

邕圣祐捂脸思考了一下,决定这段时间健身。

但是他根本没有偷偷健身的时间,在搬进宿舍后,他和丹尼尔顺利成为室友,开始了练习室和宿舍的两点一线生活。

队员们都知道他俩的关系,所以在只有团员的练习室和宿舍,丹尼尔就像连体婴一样粘着他。

邕圣祐并不想和丹尼尔一起健身,敌军已经够凶猛了!

他也不想告诉丹尼尔他的健身计划,他一直声称力气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更不是分清他俩定位的参照,如果被发现了偷偷健身,笑点低如丹尼尔,估计会拿他说笑很久。

邕圣祐甚至考虑晚上趁大家睡着后爬起来健身,但是丹尼尔的睡眠时间比他想象中还要少。

他硬撑到凌晨两点,丹尼尔的pad还是亮着光。

邕圣祐愤愤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如果他没练出胸肌,那都怪敌军太狡猾。


邕圣祐是在七月底接受了自己力气小的事实。

他和丹尼尔在加平拍摄团综,前一秒他还在心里笑丹尼尔怕虫怕的要死,像一只狗狗一样到处流窜,下一秒他就因为红线被丹尼尔大力拖着离开了座位。

还有鬼屋的时候,丹尼尔一直抓着他碎碎念,他肩膀处全都是丹尼尔手汗的痕迹。

所以力气大也没什么,自己体弱也没什么,丹尼尔还是那个初丁,自己还是游刃有余的成年人。

一旦想通之后,哪怕在单人床上被体型巨大的丹尼尔挤的贴紧了墙,邕圣祐也觉得心态很好,成年人总是要多包容爱情里的小学生的。


当摄像结束,丹尼尔即将转场前往个人行程时,邕圣祐已经有点半梦半醒了。

他感受到枕边人已经离开了,但还是出于对冰凉的渴望,凑在墙角,用头抵着墙壁。

模模糊糊之中,邕圣祐感觉到有人轻柔地把自己放平了。

他听到丹尼尔低沉的嗓音。

“哥,我爱你。我要去赚钱养你啦!”

还有一个甜湿的吻。


邕圣祐再一次把脸贴上冷冰冰的墙,他在寻找特殊的降温方式,不让自己被烧坏了头脑。

我的狗狗力气很大,但在努力学会温柔对我。

——————————————————

37°7

嗜甜,人之本性。

发胖,多食的必然。


邕圣祐喜欢奶油蛋糕,喜欢芝士,喜欢浓烈的糖味。

不过他无所谓,他的肠胃异于常人,说好也好,至少很难吃胖,说坏也坏,总是吸收不好。

但是他发现丹尼尔隐隐有发胖的趋势。

丹尼尔身高腿长,肩宽一撑,穿上衣服也看不出什么差别,但是邕圣祐不一样,丹尼尔喜欢穿着背心晃荡,还喜欢半夜挤到他床上。

邕圣祐透过自己越来越小的位置,发现了一个丹尼尔一直不承认的事实—他确实胖了。

他还把锅推到邕圣祐身上,“都怪哥哥嘴甜心软,情话太多,是甜蜜的爱情使我长肉。”

邕圣祐翻了个白眼,指着综艺节目里的丹尼尔,“这个从早吃到晚,凌晨六点还没睡觉的,是不是你!”

他掏出手机,翻出显微镜网友扒出来的照片,“这个没事搜我旧照的是不是你!看着我的旧照你能甜甜蜜蜜?”

丹尼尔有点委屈,他瘪瘪嘴解释,“我其实还看了另外一组,你的婚纱照!我是化悲愤为食欲!”

他大步一跨,把邕圣祐压倒在自己床上,用手指拱了拱邕圣祐的鼻梁,“你肯定假戏真做了!你还摸女模特鼻梁!”

邕圣祐有点理亏,任由丹尼尔在他脸上玩来玩去。他想了想说,“那我陪你一起戒糖吧。”


丹尼尔说自己需要在精神世界摄入足量糖分,才不会在现实生活中迷恋软糖。

邕圣祐决定满足他这个小愿望。

“小不点!原谅我吧!”

“我可以笑了吗?”


“我是笑容捐赠天使!”

“我喜欢让别人笑。”


“我真的是天使!”

“丹尼尔是天使,我百分百确定。”


但是有件事,邕圣祐不敢确定,丹尼尔有没有发现,自己在偷偷攒金条。

他们两个人一起参加了master key,他已经陆陆续续拿到几十金条了。

这些金条是不需要上交公司的,所以他们老早就约定拿到后请队友们吃个饭,所以在邕圣祐恶魔那期结束,他们订了丰盛的外卖。

结账之后,邕圣祐发现自己还剩不少。

他们原本就是平分收入,对对方每个月的进账十分清楚,但是邕圣祐想把这笔钱私吞。

快十二月了,丹尼尔的生日礼物他还没有买好。

他想了很多,却发现丹尼尔缺的、丹尼尔喜欢的,都被粉丝礼物填满了。

邕圣祐觉得很苦恼,他先问了问金在奂,“如果你生日的时候,美年直接给你钱,你会怎么想?”

金在奂手指一顿,吉他声突然欢快起来,“我会觉得我要被他包养了嘿嘿嘿!”

邕圣祐觉得,那不如俗气一点吧。


丹尼尔在生日的前一晚,照常坐到了床上,他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狗狗眼看着邕圣祐。

邕圣祐坐在自己的铺上,“礼物我已经藏好了!你快找找!”

他看着丹尼尔冲到自己面前,在他的床上左翻右翻,手还借机往自己身上蹭,他用手抵住丹尼尔激动乱晃的大脑袋,指了指丹尼尔的床。

丹尼尔从枕头下翻出了一箱金条,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邕圣祐。

完了,他可能不太喜欢。

邕圣祐赶紧补充,“以后就靠我包养你了!”

他看着丹尼尔毫无反应,依旧呆头呆脑的样子,突然想暴打一顿金在奂。

他又补充了一句,“拿去买软糖也没关系!

因为你胖一点

我就能多爱你一点!”


邕圣祐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情话大王,可以著书立作的那种。

他觉得这得益于他以前常吃甜食。

嘴甜就心甜,心甜自然嘴更甜。

于是他甜甜地迎来了跨年。

2017是个收成很好的年份啊,他成功出道,和爱人密友一起。

他在没有成为爱豆之前,常常乱操心,他觉得艺人会缺席亲人的很多时光,因为重要的节日恰好是他不得不忙碌的日子。

不过幸好,17年的所有重大瞬间,他都可以和丹尼尔一起度过。

邕圣祐看了一眼圆桌另一边的丹尼尔,心里暗念了一句傻瓜,他的傻狗狗也许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


跨年倒计时之前,他们应邀上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邕圣祐差点踩了个空,他心里直冒冷汗。

冬天起鸡皮疙瘩最为致命,他哆嗦了一阵,还是凉飕飕的。

他索性不管了,今天可是跨年啊,他又见长了一岁,也将迎来更加忙碌的2018。

邕圣祐笑嘻嘻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红毯焰火,粉丝队友,还有傻狗。

他在钟声响彻天际时转头找他的大狗狗。

他的大狗狗说,

“二十四岁快乐。”


邕圣祐迅速地转头。

他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会因为这种不算情话的话想哭。

他们彼此说过很多情话,每一次他都会心跳加速。

但唯独这一次,他特别想哭。

他的丹尼尔不知道怎么绕过人群抓住了他的手,在他手心一笔一画写,

“七十四岁,也要有我。”


邕圣祐不知道人体最适宜的温度究竟是什么。

也许是初次见面时怦然心动的上升体温。

也许是第一次亲吻近在咫尺的灼热呼吸。

也许是水乳交融时分享彼此的加速心跳。

但对于他而言,和姜丹尼尔的每一天,都值得用体温去标记和回味。

没有最适宜的,只有属于他的。

—————————————————



评论 ( 31 )
热度 ( 443 )

© 柚子红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