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年轻 我没有时间。

【旼奂/黄金】该死的温柔

现背,黄金,ooc

短篇预警,傻白甜预警

奶一口,三月回归,黄金重回赤道!

 ————————————————


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心不痛泪还流。

 

00.

2014年

 

“需要加热么?”

“嗯,谢谢。”

金在奂端着鸡排饭随意找了个位置。

 

他把吉他倚在桌边,搓了搓双手,试图让自己体温回笼。

这儿可真冷啊,他想。

是时候找个对象了,温柔体贴,还能暖被窝的那种。

最好也喜欢音乐,支持我没日没夜唱歌,还能和我一起天昏地暗的那种。

 

“欢迎光临。”

便利店自动门又一次打开,也打断金在奂的胡思。

他把筷子用力掰开,拌了拌快餐盒里的香油。

 

走进了的好像是一对高中女生,她们飞速地抢占了他身边唯二的座椅,把湿漉漉的雨伞搭在了桌上。

金在奂伸手把吉他往自己这边靠了靠,无意之中瞥见女生从包里掏出来的唱片。

“哥哥们终于出新专了!”

“我刚刚和便利店姐姐说好了,今天他们店里就播新歌了!”

 

他嚼了嚼口中有点油腻的鸡排,便利店已经开始换好了曲目,声线诱人,像大提琴和钢琴的合奏,低沉又清澈。

一曲毕,金在奂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连带着对鸡排饭有了好感。


“NU’EST”

他念了念唱片上的名字,拎着吉他匆匆走进雨雾。

 


01.

“个人练习生,金在奂。”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黄旼炫叫他的名字,说来奇怪,录制节目也有段时间了,他俩确实毫无交集。

 

即使这样也不妨碍黄旼炫选择了他。

 

他环顾了一下队友,看上去都很会跳舞的样子,金在奂暗暗给自己鼓气,没事,pick me都熬过来了。

 

但SS的难度还是超出了金在奂的想象,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摸索着爬了起来。

 

他抽出那个日记本,借着上面微弱的小台灯,蹑手蹑脚走到衣柜旁边。

 

pad好像被衣服和什么东西压住了,他轻微一用力,迎面倒下了一堆杂物。

 

“@#¥¥##¥¥#。”

 

丹尼尔突然发出一阵声响,他心里一哆嗦,下意识看过去。他静静站在衣柜前,等待丹尼尔的鼾声继续响起。

 

“在...奂?”

 

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借着小台灯隐隐约约的光芒,看到黄旼炫揉着眼睛直起身。

 

金在奂立马把手指举到嘴巴比了一个“嘘”,黄旼炫懵懵懂懂点了个头,从枕下抽出一叠长袖,慢悠悠套上头。

 

他轻声拿起球鞋,赤脚走了出去,经过金在奂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上。

 

金在奂有点懵,顺着他走到走廊。

 

“你是不是要练舞了?”黄旼炫走到没有人住的尽头,才把手中的鞋子放下。

 

他指了指金在奂脚下的鞋,“这个跳舞动静太大了,我怕吵醒他们,你要不要考虑换一双鞋,或者和我一样光脚?”他伸手把球鞋递给金在奂。

 

“我光脚吧。”金在奂用手搓了搓裤缝,不知道该接哪一句话,还好隐隐约约的黑暗掩饰住了他的不知所措。

 

黄旼炫打开走廊尽头的门,是一个安全通道的楼梯间。

 

“我们从头开始练么?”黄旼炫摸到了门背后的开关,突然亮堂的白炽灯让金在奂猛闭了下眼睛,他感觉自己眼前耀眼得夸张。

 

他慢慢适应这样强烈的光芒,定睛望了望正在哼唱找节奏的黄旼炫,他觉得不可思议,用力揉了揉眼睛,可眼前还是那样

 

——黄旼炫在发光啊。

 


02.

“在奂!”有人捏了捏金在奂露在外面的手臂,轻轻推了他一下。

 

金在奂翻了个身,无意识地嘟嘴说,“我再练十分钟。”

 

身边人好笑地叹了口气,帮他提了提毯子,盖住他在空调风中起了些起皮疙瘩的臂膀,拍了拍他的后腰。

 

金在奂感觉后腰一痒,猛地惊醒。

 

原来是做梦啊。

 

原来已经出道了。

 

金在奂盯着顶上的横灯看了看,他觉得自己失心疯了,竟然梦回SS2,还梦到练舞时黄旼炫掐了掐自己的屁股。

 

他翻下床,左摇右摆晃进了洗手间,他拍了一下洗漱台前刷牙的冠霖,“冠霖啊,让我冲把脸。”

 

夏天连自来水都不够凉,他又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镜子里的自己还是刚睡醒的样子,眼睛有点浮肿,头发乱翘,但是他很清醒。

 

现在不是梦了。

 

他出道了,和黄旼炫一起。

 

金在奂甩了甩手上的水,正准备去换掉身上的睡衣,狭小的洗手间又挤进来一个人。

 

“在奂,我帮你把毛巾收进来了!”黄旼炫递给他一条毛巾,“昨天我不是和你说了洗了毛巾吗?你忘了收进来,昨晚是怎么洗的脸?”

 

金在奂刚准备开口,黄旼炫对着旁边的冠霖开口道,“霖霖,你的发胶好像用完了,我帮你拿了一罐进来。”

 

金在奂突然觉得胸口像一把没有调好音的吉他,他从正在交流发型心得的二人中横插了出去,顺带把没甩干净的湿手在黄旼炫脸上蹭了蹭。

 

“金在奂!”

 

他飞速地挤了出去,把自己往被子里一埋,绒毛毯子是粉丝送的,轻薄保暖,立马阻隔了冷空调的凉意。

 

他还是喜欢自己的被子,只温暖自己的那种被子。

 

他听到黄旼炫不急不忙的脚步声,用那种熟悉的、拿他无可奈何的语气说,“在奂啊, 你快点换衣服,我们去练习室了。”

 

黄旼炫拍了拍窝在被子里的人,看着金在奂露在被子外的头发,忍不住摸了摸。

 

他又叮嘱了一句,“待会车上肯定冷气很足,你披一件长袖吧。”

 

话毕,他轻轻掐了掐金在奂的后腰,把毯子掖整齐了点。

 

金在奂认为,那个被掐屁股的梦也许不是毫无根据。


 

03.

当得知明天要拍综艺,且还是按照网络投票来组队的时候,金在奂有点小期待。

 

他默默在心里算了算,现在局势对他很有利,他和黄旼炫一组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从冰箱掏出两根冰棒,偷偷摸摸溜进邕圣祐的房间。

 

“哟!我们在奂啊。”丹尼尔躺在床上,和他小声打了个招呼。

 

金在奂用冰棒戳了戳上铺的邕圣祐,“圣祐哥!你起来!你肯定没睡!”

 

他后脑勺突然被玩偶砸了一下,他立马转头看着丹尼尔。

 

“圣祐累了,你让他休息下!”丹尼尔一边轻声细语道,一边拽着他去了厅堂。

 

金在奂把冰棒递给丹尼尔,一个转身趴在沙发上,占据了大半位置。

 

谁知道嗜甜如命的丹尼尔摇了摇头,“圣祐哥不让我吃!”语气中是金在奂熟悉的炫耀味道。

 

金在奂忍不住想翻个白眼,“有人管了不起哦!”

 

想当初,我也是有人管的呢。

 

SS2时期,跟着邕圣祐一起吃零食导致不可避免发胖的他,也曾被黄旼炫三令五申强调过不准加餐。

只有一日三餐,和晚上溜出去练舞时候的能量棒,他在黄旼炫难得的严厉下屈服了好长一段时间。

那个时候的黄旼炫多好啊,满心眼里只有他。

轮不到黄旼炫操心的邕圣祐和丹尼尔,一门心思帮玄彬的队长,剩下他俩,是相依为命的队友啊。

 

金在奂没有理会丹尼尔的自豪,他语气认真地问。“你说明天的分组会咋样?”

 

“当然是我和圣祐哥一组啊!”

 

……

 

“我问你觉得我会和谁一组……”金在奂看了看丹尼尔小骄傲的脸色,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他补充了一句,“你和圣祐哥肯定一组啊,你俩多配。”

 

谁知道丹尼尔一直脑回路不在正常频道,“那我觉得你和冠霖最配。跟我和圣祐哥一样,vocal+rapper。”

 

金在奂翻了翻白眼,他决定还是去骚扰邕圣祐。

 

 

 

幸好姜丹尼尔不是一个百试百灵的预言家,红线绕了一大圈,他又回到了黄旼炫身旁。

 

金在奂看了一脸无奈的黄旼炫,美滋滋地挤上了他的床。

 

他们是最早配对成功的一对呢。

 

金在奂突然有点想赞美这个床的设计者,小虽小,但是结实牢固不易倒。

 

他微微贴在黄旼炫的身上,是混杂着青草的木屑香,他的第一感觉是准的,黄旼炫就是这种大提琴的质感。

 

“你说丹尼尔会和谁一组?”黄旼炫微倾着头问。

 

爬到上铺玩的冠霖抢答,“只剩志训哥,我和圣祐哥了!”

 

“我觉得是圣祐了。”黄旼炫说话的时候胸口微振,像凹凸不平的木质音响,振得金在奂麻酥酥的。

 

金在奂想到昨晚替邕圣祐回自己消息的丹尼尔,有点委屈地说,“以前都是邕丹奂的!”

 

“为什么没有你了啊?”黄旼炫侧过头看着他,眼睛里沉满了感同身受的难过。

 

他真好看,人也好。金在奂心想。

 

但他对谁都好。

 

“也许是我不行吧。”

 

所以既不能独自拥有友情,也不能独享你的温柔。

 

黄旼炫用手捂着嘴巴笑了出声,胸口起伏更大,金在奂更委屈了。他自暴自弃往黄旼炫身上靠,借着委屈的劲蹭了蹭。

 

“我们在奂一定行的。”黄旼炫顺着红线拉住他的手,捏了两下。

 

“我们在奂很厉害的。”

 

是个技艺高超的大盗。


 

04.

“在奂哥!要不要一起看happy together!”冠霖在客厅对他招了招手。

 

金在奂正拎着炸鸡外卖,准备进房间。他原本打算一个人偷偷看这个直播,转念想了想正在房内补觉的黄旼炫,估计又会嫌弃他在房间里吃炸鸡。

 

他点了点头,从厨房顺了个垃圾桶。

 

金在奂冲冠霖微抬下巴,示意他往边上坐一点。他一脚把靠近冠霖那边的垃圾桶踢了过去,从外卖袋里分出一半炸鸡,递给冠霖。

 

“喏,对着垃圾桶吃,别掉出来。”

 

冠霖拿着遥控器换台,瞥了一眼从塑料袋里掏手套的金在奂,咕哝了一句,“真是夫唱妇随。”

 

金在奂专心地把垃圾袋套牢在垃圾桶的边缘,头也没抬地说,“你要多说韩文!你刚说的啥中文,翻译给我听听。”

 

“我说你,被旼泫哥,调教的好。”

 

……

 

金在奂觉得冠霖的经纪公司应该换一个韩文老师,至少教点正经词汇。他顺道问了一句,“你最近不用去cube学韩文了么?”

 

“最近行程太多,没去。”冠霖调到了合适的频道,拿着炸鸡笔挺地坐直,目不转睛盯着屏幕,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

 

“这句话是旼泫哥教我的。”

 

……

 

金在奂决定不再吭声。他最近和黄旼炫陷入了瓶颈期,至少他是这么感觉的。金在奂起初觉得自己是占据制高点的,哪怕黄旼炫心中只有纯洁的队友情。

大家都开始熟络的同时,就是黄旼炫大力发光发电的开始,他不遗余力地照顾每一个人。

黄旼炫这该死的温柔。

 

 

在主持人问到女友时,金在奂看了眼屏幕右边的人似举非举的手,他闷哼了一声,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冠霖,假装若无其事地笑了一下,“哈哈哈哈冠霖,你看旼泫哥!只会‘机’上谈兵哈哈哈!”

 

冠霖出乎意料没有回话,眼神深沉继续盯着屏幕。金在奂觉得这综艺看不下去了,他掏出手机翻了翻和黄旼炫的聊天记录。

 

果然啊,平淡无奇的对话。除了吃和不要吃,他们好像也没聊些别的。

 

他想要改变一下这该死的毫无进展的现状。

 

To 旼泫:kkkkk哥,Ht里的你实在太搞笑了

         你还没醒么

 

旼泫:我醒了,没看到你呢

 

To 旼泫:我在外面和冠霖一起看你们节目呢kkkkk哥真的完全是我的pick

 

旼泫:我也出来看看,我还不知道后期是咋剪辑的

 

To 旼泫:我们快结束了!最精彩的部分已经过去了!

 

金在奂心不在焉瞥了一眼电视,他双手握着手机,大拇指不断敲击着手机屏,踮着脚踢踢踏踏地上下抖动。

 

没有收到回复,他再一次锁屏重开。

 

没有新消息。

 

他觉得做情人这条路走到头了,黄旼炫完全没有拿他当情人的意思,不然应当是现实说不出口,但text很会撩的模式。

 

金在奂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全是冷掉的炸鸡味道,他抬头看了眼电视插播的广告,也是炸鸡,在热油中滋滋地翻滚了一遍,又是一块金灿灿的好炸鸡。

 

他决定点点火,给这滩死水。

 

金在奂一鼓作气,耷拉着拖鞋跑进了房间,他准备一声大吼,但是当他握着冰冷的门把手推开门后,迎面的床上空无一人。

 

他觉得自己的热情被浇熄了,被漫无天日、得不到回应的暗恋。

 

他走到黄旼炫的床前,伸出手摸了一下整齐的被褥,暗恋真苦啊,黄旼炫明明心细如发,怎么在爱情上永不开窍呢。

他不是黏人的性格,也没有顽皮的天性,除了综艺节目,他对所有人都体贴礼让,唯独缠黄旼炫,喜欢做他唠叨的事,喜欢挑战他的禁区,他不止一次被邕圣祐调侃,追黄旼炫的方式像小学生一样幼稚,非要揪同桌头发,引起心上人的注意。

 

金在奂想着想着,涩意涌上,他猛地抓起面前的被子,把被子和枕头乱糟糟混到一起。

 

“在奂,你不高兴么?”

 

金在奂回过头,黄旼炫又去冲了个澡,刘海一缕缕垂在脑门,黄旼炫用毛巾揉搓了一下头发,张开五指把刘海往后一撩。

 

他靠近金在奂,指腹抵着毛巾在金在奂嘴角触碰了一下,“吃完炸鸡又没擦干净啊。”

 

黄旼炫低头屈身坐在自己床上,从背后拉了拉金在奂的短袖,看到金在奂面对自己,突然倒进蓬松的被子里,“不开心就折腾我吧。”

 

他把自己卷进被子里,七横八折斜倚在枕头上,湿漉漉的头发还能甩出水珠,白色的被子上有深色的水渍。

 

黄旼炫啊,明明那么洁癖和爱好干燥。金在奂叹了口气,将头埋在卷成毛毛虫的黄旼炫身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他的声音闷闷的。

金在奂暗想,这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我说到恋爱了。”

 

金在奂撑着床沿,直起身子,瞳孔地震望着黄旼炫。

 

黄旼炫扭曲着身子把手从自己拧成的茧里抽出来,他蹭了蹭金在奂的颈窝,白皙纤长的指尖顺着发梢抚摸。

“我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什么叫做心动和恋爱。”

 

“现在不一样了,比起建立在网络上的甜言蜜语,我更喜欢现实中的无微不至。”

 

“我要23岁了,在奂你愿不愿意帮个忙。”

 

吉他断弦,舞台忘词,脑子打结,都是金在奂设想过的一级警报。

 

现在的情况是他不曾思考过的特级SOS,所有看过的爱情贴士,亲眼目睹的恋爱十八式,统统不管用。

 

没有一个能告诉他,现在气息之间浮动的暧昧情愫,和熏得他眼睛发涩的葡萄柚发乳的味道,他应该怎么做。

 

他生理性眨了眨眼,“唔……”他一向是穿透力惊人的高昂声调,此时开口却是沙哑模糊的声息。

 

黄旼炫用手指掩住了他微张的嘴唇。

 

“帮我结束这些年的solo时光。”

 ————————————————

旁友们,咱们三月再见!

不会跑路,只是很忙(哭

欢迎留言唠嗑和小爱心

可能会有在一起后的甜饼(也许


评论 ( 21 )
热度 ( 235 )

© 柚子红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