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年轻 我没有时间。

【邕丹/丹邕】智齿

智齿 by红柚

 

现背

奶猫柚*奶狗丹

忠实的盐柚党忍不住速打了一份甜品

这个题目原本打算写青春疼痛文学的(但嘻嘻

**短篇预警**一句话黄金**

 

1.

邕圣祐最近很不顺。

 

他去洗牙时顺便拍了片,医生看了看他的牙齿,指着他右下颚的地方。

 

“你长了一颗智齿。”

 

邕圣祐张大嘴“啊”了一阵,作势想要委屈一下,还没来得及感慨,医生毫不迟疑地把洁牙仪塞进了他的口腔。他在漫天喷飞的水雾中,有点绝望地闭上眼。

 

回到宿舍后,丹尼尔晃着脑袋凑上来,“哥!洗牙痛么?”

 

“牙不痛,我心痛。”

 

丹尼尔紧张地把手中的平板往身后一藏,“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邕圣祐看着不打自招的丹尼尔,皱起眉头,斜睨着丹尼尔,两人在门口豆豆眼瞪细长眼好一会儿。

 

“没有就没有呗。”他努努嘴,换上拖鞋从丹尼尔和门中间的缝隙挤了进去。

 

绕过玄关时,他瞅了一眼在厨房挤挤闹闹的黄旼炫、金在奂,那两人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厨房各种机器运作的声音也没盖过调笑声。

 

邕圣祐瘫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搜智齿的注意事项,尹智圣从房间探出头问。

 

“圣祐,今天洗牙顺利么?”

 

他鼓起嘴,戳了戳自己的右下鄂,“我长智齿了!”

 

闻言的丹尼尔笑倒在楼梯的扶栏上,“哈哈哈哈哈哈,我这种日食软糖十斤的,牙齿都没事!”

 

“那说明你的智慧到尽头了,连智齿都长不出来。”邕圣祐说。

 

不知道又被什么戳中笑点的丹尼尔已经笑到半躺,从二楼顺着扶梯滑下来的朴佑镇差点要踩到他。

 

丹尼尔笑着爬起身,追着99年的弟弟满宿舍跑,还顺势抓过队长脸上的面膜,甩着面膜纸冲向大房间,留下尹智圣和邕圣祐面面相觑。

 

邕圣祐斜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背对着身后吵吵嚷嚷的弟弟们,叹了口气。

 

他觉得智齿真的是智慧的象征了。

 

因为他看到了傻乎乎的丹尼尔落在楼梯的平板,还没来得及锁屏,上面是“洗牙后的注意事项”。

 

 

 

 

2.

赖冠霖今天起得特别早,昨晚他睡得很好。他最近一直浅眠,志训哥打游戏到深夜,他躺在床上也不自觉地睡不着觉。

 

不过昨晚,志训哥和丹尼尔哥约了局,二人在二楼战了个天昏地暗,到现在也没睡觉。

 

他打算去厨房热点牛奶和三明治,以此为借口上楼催催两个游戏狂。

 

厨房里已经有人了,邕圣祐在冰箱前翻翻找找。

 

“圣祐哥,在找什么?”赖冠霖凑上前问了一句,似乎吓到了眼前早起的猫咪。

 

猫咪哆嗦了一下,回头看了看他,竖起食指比了个“嘘”。

 

“酸奶。”

 

赖冠霖看懂了猫咪一张一合的口型,站在冰箱前和邕圣祐一起寻找酸奶的下落。他突然想到前几天丹尼尔哥咋咋呼呼地制止了邕圣祐吃冰淇淋,有些不确定地问:“哥不是不能吃冰么?”

 

邕圣祐不在意地摆摆手,“我智齿有点肿了,吃冰消肿!”

 

“肿成什么样了啊?”

 

猫咪冲着他“嗷呜”张大了嘴巴,清晨的光线实在不是观察小动物口腔的好时候,他凑近一些,右手执住猫咪的下巴,注视着右下角的牙龈,红通通一片,似乎是有些肿胀。赖冠霖还没来得及把视线移转到左边的牙齿,好和右边对比一下,就听见一声大喝——

 

“你们在做什么!”

 

通宵打游戏的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楼来觅食的,两人眼睛里都充满盯屏后的红血丝,配上怒气冲冲的大喝,确实有些吓人。语言迟缓的赖冠霖还来不及解释,就听见一旁的邕圣祐用着同样怒气冲冲的声音小声吼回去——

 

“做我想做的事!”

 

赖冠霖被这声回答吓得又一懵,他冲着丹尼尔身边的志训哥眨了眨眼,接收到信号的朴志训回以不知所措的摇头。

 

“志训哥,我要点外卖!你上次推荐的那个炸鸡是啥来着?”

 

“啊啊!我留了包装袋在床下,我们去房间看看吧!”

 

忙内连忙顺势猫着腰撤离,在踏进房间前,他还能听见厨房两个哥哥莫名其妙的对话。

 

“你就想着和冠霖一起吃冰?”

 

“你就想着和志训一起吃鸡?”

 

 

 

 

 

3.

成人房有点安静。

 

邕圣祐声称自己的智齿痛到不想说话,丹尼尔说他不忌口所以必须后果自负,尹智圣打着圆场说幸好最近没有行程。

 

丹尼尔闷哼一声,邕圣祐捂着右下鄂不再吭声,以话唠著称的mmo大将尹智圣无话可接,索性去其他房间发光发爱。

 

躺在上铺的邕圣祐听到下方传来熟悉的游戏开始音效,翻过身拿出手机,坏心眼地给置顶的聊天好友狂发了十几个表情包,终于听见丹尼尔断断续续卡机的游戏声。

 

“哥!”丹尼尔无奈地凑到他面前,讨好地戳了戳邕圣祐露在被窝外的一节手臂。

 

邕圣祐对着他挤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又指了指自己的智齿,在手机上打了几行字,亮给丹尼尔看——“我说不了话,你陪我聊天吧。”

 

“哥想聊什么。”

 

“游戏有这么好玩么?”

 

“也没有那么好玩,但是哥又不陪我玩。”

 

“我智齿痛!!!”

 

丹尼尔看着邕圣祐敲敲打打,还在一连串的感叹号后补上了一个上吊的表情包。他摸了摸邕圣祐的栗子头,新发型服帖地衬出邕圣祐此刻湿润的小鹿眼。邕圣祐好像真的被智齿痛到神志不清,平日像一只冷傲独行的黑猫,最近却总是一副张牙舞爪、需要爱抚的奶猫样。

 

丹尼尔顺顺他的发毛,清了清嗓子,开口问:“我有个止痛的好方法,你要不要试一试?”

 

猫咪忍不住瞪圆了眼睛,饱受智齿折磨的这些天,他也并非坐以待毙,吃药漱口,除了偶尔逆反偷吃不该吃的东西,也算乖巧地谨遵医嘱。但智齿的疼痛感横冲猛撞,让他时不时想要一拔了事,却被医生说尚未消炎,不能妄动。

 

邕圣祐看着眼前越来越贴近的脸,感觉刚吃的麻药发挥药效了,麻醉感越过神经直逼脑门。丹尼尔的睫毛扑闪扑闪像飞腾的萤火虫,几百只聚在一起,在他脑海狂飞乱舞,他因为突如其来的光亮和被麻痹的疼痛,愉悦地正准备闭上眼。

 

“圣祐,粥煮好了!”

 

黄旼炫帮忙打开房门,金在奂双手捧着热腾腾的白粥,门未全开,声音先行飘进来。只是金在奂高昂兴奋的音调在看清房内形势后,急转下降,黄旼炫放在门把上的手飞速动作,门“砰”地一声又关住了。

 

丹尼尔把脸埋在邕圣祐手上蹭了蹭,有点委屈地说:“可能这个法子不会有用吧。”

 

“可是我想试试。”

 

 

闭眼后,听觉和触觉都更加敏感。邕圣祐甚至能感受到丹尼尔脸上绒毛的揉蹭,和嘴里清甜的奶糖味。

 

丹尼尔比麻醉药管用。

 

 

 

 

 

 

4.

初听到新宿舍的消息时,朴佑镇很兴奋,有更大的地方折腾,大家还能像在zero base一样布置自己的房间,闲时聚在一起游戏。

 

他看了眼愁眉苦脸的队长,自顾自嗨起来。

 

“佑镇啊。”正打算狂欢的他被队长叫住,“你说新宿舍怎么分房啊?”

 

大概未知的房间格局确实让队长不知所措,甚至求助了队内最喜欢热闹和扑腾的弟弟。

 

“当然是大家自己选室友了!”朴佑镇已经欢呼着跑向每个房间,擅自把这个分配方案传递给大家。

 

听到这个消息的丹尼尔表面波澜不惊,但kkt上已经是一片哀嚎,他轰炸着在外忙碌的邕圣祐。

 

“啊啊啊哥,要换新宿舍了!”

“双人房单人床?!”

“你怎么不回我啊啊?”

 

半晌也没得到回应的丹尼尔,自暴自弃地把手机扔在床上,和队友聚集到客厅开小会。

 

沙发已经坐满了三俩挤在一起的弟弟们,丹尼尔倚在电视柜前,默默算了一下,会想提出和邕圣祐同房的应该不只一个吧。邕圣祐又不在,他要拿什么理由一一回绝,然后大义凌然地说自己是最适合邕圣祐的室友呢。

 

出乎意料的是,大家都或成双成对地结伴,或已经决定独自一人。

 

丹尼尔假装难过地开口,“就没有人想和我一间么?”

 

“谁不知道你和圣祐哥情投……志趣相投!”金在奂撇撇嘴说。

 

“嘿嘿嘿。”丹尼尔仰起脸地挠挠头,然后迅速地站起,带着傻笑冲回宿舍,打算告诉邕圣祐这个好消息。

 

邕圣祐已经回了消息:“你块头太大了!单人床太挤了!”

 

听着房间内丹尼尔一阵鬼哭狼嚎,沙发上的洞观一切的李大辉忍不住开口,“想必大家都收到圣祐哥的kkt吧。”

 

河成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说让我不要提出和丹尼尔一个房间。”

 

“除了圣祐哥,谁能制得住丹尼尔的多动和熬夜。”朴佑镇补充道。

 

“除了丹尼尔,谁能无时无刻对圣祐的jam做出reaction。”

 

 “他俩天生一对,就该……”李大辉正准备做总结,被小旋风一般从房间冲出来的丹尼尔打断。

 

丹尼尔匆忙带上帽子,站在玄关随手拿起一件大衣披上,“圣祐哥又牙疼了,我去给他治病!!”

 

“丹尼尔哥还有治牙疼的功能?”好奇的忙内地打听。

 

无意撞破一切的黄旼炫神秘地笑了笑,“丹尼尔包治百病,尤其是邕圣祐的病。”                                                                                                                                                                                                                                                                                                                                                             

        

区区智齿算什么,哪敌得过蜜里调油。

 

 

 

 

5.

参观完新宿舍的黄旼炫絮絮叨叨,心疼挤在小床上的大块头丹尼尔。没心没肺的丹尼尔并不在意,推着黄旼炫的肩膀,嘴里嘟囔着“这算什么!”,然后把“有情饮水饱”的调侃声毫不留情地关在门外。

 

他反锁门,转头笑嘻嘻地对着邕圣祐说,“我们有私人空间了!”

 

丹尼尔像一只一点都不恋旧的多情大狗狗,被接到新家后飞速适应,兴奋地摇着尾巴把行李箱的物品摆放出来,“哥,你看!我们的护肤品可以放这!”“香水可以这样摆!”“我觉得混喷的味道最好!”

 

邕圣祐看着浑身上下洋溢着愉悦劲的恋人,搬家的伤感转瞬消逝。他是一个很恋旧的人,固执地认为原来的房间存有太多记忆,挤在沙发上吃外卖,挑选贴在衣柜上的贴纸,偷偷躲在厨房接吻,帮晚归的恋人卸妆,拉着红线挤在小床上…都是他睹物思人的记忆,虽然难重游旧地,但所思之人,就在眼前啊。

 

他跟着挤在狭小的书桌前,一起规划他们的房间,和未来。

 

未来可以规划,但智齿难以预测。

 

没有拔除的智齿并非永不复发,复发总伴随疼痛与煎熬。

 

生活也不例外。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迎来了第一次复发。

 

二月十四的清晨,邕圣祐是被尹智圣的敲门声叫醒的。尽职的队长永不关机,他举着电话,经纪人焦灼的喊声从耳机中喷涌而出,邕圣祐蹑手蹑脚爬下床,带上门和尹智圣走到门外,没有惊醒仍在酣睡的事件主人公。

 

“我了解丹尼尔,你们也清楚。”邕圣祐接过电话说道,他眉头紧皱。“丹尼尔每天的行程公司最清楚,除了宿舍和工作,他没有别的去处。不需要向丹尼尔求证,我们都可以作证。”

 

经纪人连声地发问让邕圣祐忍不住捏了捏眉间,“请公司一定要尽快辟谣。”他一锤定音,似乎不想多谈。

 

“我用我的人格担保,绝不属实。”

 

挂断电话后,早起找灵感的李大辉拿着手机冲着两位神情严肃的哥哥晃了晃。

 

“谣言扩散了!”他指了指屏幕上的网页说。

 

 

 

 

 

6.

邕圣祐端着礼盒挤进房间,他原本打算晚上结束行程后给丹尼尔一个惊喜。他长智齿后恶补了很多口腔护理,成为继黄旼炫之后又一个养生狂魔,体现在丹尼尔身上尤其明显——丹尼尔被禁软糖了,为了不再扩散的蛀牙。

 

丹尼尔行程多又忘性大,几乎时刻活在摄像机前,能够做到饭后及时刷牙漱口的时间屈指可数,他收集了非常多口味的漱口水,从便携装到瓶装,还备好了分装瓶。

 

“哥。”

 

正在轻手轻脚关门的邕圣祐突然被叫住,揉着眼睛爬起来的丹尼尔一不小心头又撞上了上铺,习惯性地想要摸枕下的手机。

 

“丹尼尔!”邕圣祐连忙叫住他。“我给你准备了情人节礼物!”

 

星光噌地亮起在丹尼尔的眼里,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我都忙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啊!”他俯下身子钻出下铺,热情地扑向邕圣祐。

 

邕圣祐用礼盒抵住狂摇尾巴的大狗狗,顺势把礼物放在桌子上,“你自己拆吧!”他从自己的抽屉里翻出一包软糖,放在礼盒上。

 

“今天特许你吃糖。”

 

丹尼尔喜滋滋拆开包装,又突然想起邕圣祐之前颁布的“激励政策”,兴高采烈地问:“哥之前不是说上交一颗软糖换一个吻么!我把这一包都给哥,可以换什么!”

 

……

 

“我可以一整天都亲哥么!”

 

……

 

邕圣祐催促着丹尼尔去吃早饭,他明知这件事丹尼尔迟早知道,但总暗自希望越晚越好,至少熬过十二点,也许今天的一大半被糖分填满,日后回想还能算作美好。

 

蛀牙和谣言一样,萌芽之后就易发酵。

 

今天的行程依旧满当,在上车之前,丹尼尔就从釜山好弟弟朴佑镇那知道了事情的全过程。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自顾自踏上副驾驶座,一句话不说就开始闭目养神。邕圣祐拿他无可奈何,努力说笑试图让车上氛围好一点,但于事无补。

 

丹尼尔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颁奖典礼,邕圣祐时不时借着说话的由头回头看他,不知道该如何哄好他。

 

一旁看不下去的金在奂用过来人的语气说,“圣祐哥啊,没有什么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睡两觉。”

 

邕圣祐敬畏地看了一眼黄旼炫,“那真是辛苦了。”

 

他思来想去,还是对着丹尼尔比了个口型,“晚上见!”丹尼尔似乎毫无察觉,仍旧耷拉着眼睛。

 

 

 

 

7.

赖冠霖有些事想要请教邕圣祐,关于口腔溃疡。

 

他准备敲门时,被李大辉拦下了。

 

“你这个时候敲门做什么?”李大辉扯过忙内小声说,“你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么?“

 

他看着忙内懵懂的眼神,恨铁不成钢地解释道:“你没看见颁奖结束后,丹尼尔哥急匆匆拉着圣祐哥跑了么?”

 

赖冠霖茫然地点头,“我看到了啊,所以呢?”

“很明显今天他俩会很忙,你明天下午再找他们吧。”李大辉拉着忙内的的手,准备一起下楼。

 

房内突然传出一阵闷哼,声音低沉压抑,他们一时没有辨别出是谁。

 

“圣祐哥,和丹尼尔哥,都是很危险的人。”李大辉解释道,加快了下楼的步伐。

 

房内并不是李大辉想象中的“危险”场面,邕圣祐的右下脸被丹尼尔用手肘撞到,因为兴冲冲脱衣服的丹尼尔没有解开所有衬衫扣子,整张脸被蒙在衣服里,邕圣祐好心上前帮忙时,猝不及防地被打到。

 

于是邕圣祐拒绝了丹尼尔的睡一觉邀约,捂着疼痛的智齿躺在床上。

 

“哥~”

 

新床的大小虽然不合尺寸,但高度却正好,丹尼尔微驼着背,就能把头搭在邕圣祐的床边,他温柔地亲了亲邕圣祐的发间。

 

“你不用担心我的。”

 

“我还要做你的解药呢。”

 

 

 

 

 

8.

邕圣祐终于拔了智齿。

 

也许是爱情滋养得当,他的智齿弧度像心房。

 

 

 ————————————

 

 

我本来想虐的!

我一直致力于产出一篇虐文

智齿这个题目一看就很适合写那种起伏跌宕的现背

但从昨晚开始   科学家糖分摄入过量

所以大纲什么的立马放弃了


 

我的智齿在萌芽中,希望不是一颗阻生智齿QAQ

 

 



 

 


评论 ( 34 )
热度 ( 477 )

© 柚子红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