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年轻 我没有时间。

临中往事/又:独家记忆番外

临中往事  by红柚


·ongniel&旼奂

·算是独家记忆的番外

·又:如果你是他们的高中同学

·“你”的视角 

·依旧不温不火的白甜

 

1.

你在踏进十班教室的第一刻,就涌上了自己高中三年会精彩纷呈的预感。

 

靠窗坐着的那一桌男生,实在太符合你心目中脑补已久的冷都男&温柔学长的设定了。

加上他们身后的一桌,简直就是《流星花园》的cosplay。

 

你兴匆匆拉着一起考入临中的好友,抢占先机坐到了他们前面。

 

看似软绵的那位叫做金在奂,大概是F4里面最平易近人的一位了,是那种看上去攻击力为零的邻家男孩。

 

但你慢慢发现,原来斜后面那个看上去像是穿梭时空而来的古希腊战神——邕圣祐,才是这部电视剧里战斗力为负数的bug存在。

 


和金在奂熟识是因为伴随着升学来的不得不做的选班草。

 

他不知道从哪得知你们女生内部开展的投票活动,在晚自习课间状若不经意地经过你们桌,指着你们桌上的计分表,浮夸地表演说,“啊,这是什么?”

 

你连忙对着他比嘘,班草的有力候选人就是你身后的F4,在结果没有出炉之前,你们都有着自己不愿意声张的pick。

 

在得知投票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时,但结果仍在统计且保密中后,金在奂假装惋惜地叹了口气,“那问问你俩投了谁总可以吧?”

 

你同桌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当然是黄旼炫,长相有目共睹,最重要的是他的声音啊,如果能听到他唱情歌我大概死而无憾吧。”

 

金在奂虚掩着拳头捂嘴咳嗽了一声,把目光转向你。

 

你打量着他变幻莫测的神色,在邕圣祐和黄旼炫中斟酌了一下,小心地说:“邕圣祐!”

 

谁知金在奂一时间脸上仿佛春夏秋冬走了个遍,他说“你们都很有眼光。”

 

然后摆出一副惺惺相惜样对着你说,“虽然你眼光差了一点,但你一看就是我最忠实的朋友。”

 

后来你终于知道为什么金在奂在听到情歌时,脸色骤然通红。

 

因为跨年晚会上,他弹着吉他做伴奏,和黄旼炫一起唱了首情歌。

 

老掉牙的那种。

 

据说是他们很久(?)之前的定情之歌。



 

2.

你和金在奂的关系,要比和邕圣祐好一点。

 

其实你心水邕圣祐的颜值很久了,这么一个五官深邃、宛若星空般致命吸引的男生每天端坐在斜后面,多少妹子借着来找你们这桌聊天唠嗑的机会,就为了瞥一眼你们身后散发着最高级别的男性荷尔蒙。

 

可是每次你转头和后桌们说话时,虽然邕圣祐是喜笑颜开,乐呵呵地应声;但你总觉得平白无故浑身凉意,如坠冰窟。

 

久而久之你发现了规律。

 

邕圣祐身后看似假寐的姜丹尼尔,眼神总锁定着每一个靠近邕圣祐的生物。

不论男女,不论种族。

紧紧注视,仿佛动物世界里下一秒就会饿虎扑食的猛兽。

 

但等你定睛一看时,还是那个白面团子人善可欺样的姜丹尼尔,眨巴着豆豆眼,脸上是和煦的微笑,像每次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博得满堂鼓掌后有些害羞地挠挠后脑勺的模样。

 

你以为,此前的是错觉。

 

直到一个昏昏欲睡的晚间。

 

丹尼尔来了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邕圣祐他就是可爱”,你从课桌上像雷达一样惊醒,敏锐地捕捉到事件两个当事人脸上异常的潮红。你心目中好像没有脾气、永远打着圆场的春风少年——邕圣祐,第一次连耳根子都染上晚霞,用他嘹亮穿透的嗓子,在所有人面前失了分寸地吼回去。

 

“可爱你个大锤子!”

 

原来,那不是错觉。

 

于是你们私下聊天时,邕圣祐的代号变成了可爱多。

 

那种听上去酷酷的,吃起来甜甜的,海盐焦糖味的可爱多。

 

 


3.

班草没有选出来。

 

因为班草候选人们在一起了。

 

好像也没有,因为除了在金在奂那里盖章了他和黄旼炫的情侣身份,剩下两个总感觉仍旧遥遥无期。

 

你们的投票已经作废了,改为押宝——“邕圣祐究竟什么时候和姜丹尼尔在一起?”。

 

当你听到这个新主题时,惊讶地“咦”了一声。

 

其他女生叽叽喳喳解释道,“你不会还不知道他喜欢邕圣祐吧?”

 

“他每天给邕圣祐带早饭,大概一百多天了!”

 

“那次我去问邕圣祐地理题,他说要么问他,要么问黄旼炫,反正就是不能问邕圣祐。”

 

“他有一次来问我知不知道邕圣祐身上那件牛角扣的牌子,我以我阅尽时尚品牌的功力准确告诉他型号和尺码,谁知道第二天他就买了同款!!”

 

你连忙点头附和说,“姜丹尼尔喜欢邕圣祐,我们都知道。”

 

其实你惊讶是因为,你一直以为他俩已经在一起了。

 

那天体育课你因为特殊情况请假回教室,没想到堂堂体育委员姜丹尼尔竟然公然翘课,趴在桌子上补眠,你蹑手蹑脚走进去,拿着水杯去水房接了热水泡红糖。

 

等你从水房回来时,看到教室里出现了第二人。

 

他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深冬的南方没有暖气,即使有太阳也无法制造暖烘烘的氛围。你抱着保温杯站在门外,手指贴在冰凉的杯壁上,食指一弹一落,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窥视下去。

 

在你千起百伏的瞬间,室内人已经早有选择。他伏下身子,鼻尖轻轻触碰姜丹尼尔的发梢,像春风一样吻了睡意沉沉的泪痣。

 

你一直觉得,邕圣祐是春风少年。

 

尤其是那一天,春风拂过,桃花盛放。

 

 



4.

说到春风,其实你给F4每个人都找到了契合的季节。

 

姜丹尼尔是夏天,是那种朝气蓬勃冲破天际的盛夏。

 

金在奂是秋天,是暑气刚过、温度刚好的初秋。

 

而黄旼炫是冬天,虽然他看上去无懈可击,也不失得体可亲,但大概太完美会让人无从靠近吧。


他像下凡渡劫的仙人,仙衣怒马,怀里还躺着一只边打哈欠边露獠牙的白毛狐。


脱下神仙皮囊是在足球比赛那次。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平常看上去走文艺清新挂,张嘴就能成诗的金在奂,是球场上的ace。你们班在他的carry下从预赛打到半决赛,田径场的围观群众也从一层变成了人山人海。


当然也不乏来看为金在奂加油的F3。


你在人群的涌动下,被挤到了黄旼炫身边,等你兴致勃勃喊完加油后,猛一抬头才发现身边的大高个是你不敢远观更不敢亵玩的黄旼炫。


中场休息时,金在奂像向日葵一样寻找到你们的方向,然后迫不及待地冲过来,险些扑倒在黄旼炫怀里。


他眼睛亮晶晶地接过黄旼炫手中的水杯,仰头饮水止渴时,汗水顺着喉结偷偷探进锁骨之下的皮肤。


你有点不敢多看,背过身假装透明。


但黄旼炫的声音不可避免地传来了。


神仙的语调是拉长尾音掺了蜜的,他温柔地说:“我的小男友实在耀眼过头了。”


金在奂被水滋养过后的喉咙缓过劲来,半恢复了往常清亮的声线,他哈哈哈地笑了,声音中还带着剧烈运动后的喑哑。


“我可是main player。 ”


“好的,我的耀眼的MVP。”你怎么听都觉得黄旼炫的着重音在“我的”,于是偏过头看了一眼还在私语的二人。


原来黄旼炫的表情是这样的,专注的骄傲和宠爱,和一闪而过的醋意。


神仙,是为爱下凡的。





5.

一季春夏秋冬实在太匆匆了。


即使有点抗拒,甚至迷茫到无从选择,你们还是面临着分科。


万般纠结之下,你还是抱着“人总要做一些有兴趣的事啊”的心态选择了文科。


十班作为保留下来的理科班,需要搬迁离去的人成为了你们。


对,你还有金在奂、邕圣祐。


你们一起去了四班。


当你正从抽屉里整理出一套又一套不知道是否还用得上、但又舍不得扔掉的课本时,你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臂力。


而身后的两位,善意大发地问你需不需要帮忙。


你头也没回地说,“你们先解决自己的书吧。”


“丹尼尔直接帮我们把桌子扛过去了,到时直接替换一个新桌就好。”


你更加不想回头了,这种自带情侣和装备的高级玩家,是所有人都会想要拉黑的战友。



这一次,他们坐到了靠门的位置。你大致猜到了原因,秉承着“高中这么寡淡 一定要靠近八卦中心”的信念,再一次抢占了前桌。


果然,你的第六感在考场上毫无建树,但在这种事情上出奇灵验。


靠门是为了第一时间和男朋友们溜出去,第一地点看到 隔着长长走廊 疾驰而来的男朋友。


你已经不止一次从课间补觉中被惊醒。


姜丹尼尔是永不消停的,他只要一来就会被邕圣祐逗得咯咯直笑,他依旧凭借着自己的脸和傻乎乎的性格,俘获了你们班一众妹子的芳心。


只有你旁观者清,那些看着他还会脸红的妹子啊,你们可知道姜丹尼尔还拜托我时刻注意着你们和邕圣祐的一点一滴么。


一旦越界,你们心目中奶声奶气的小可爱,是会摇身一变的啊。


相对而言,黄旼炫的到来就悄无声息得多了。


他总是站在走廊的窗台前,上半身通过半掩的窗户前倾进来,双手冷不丁地探入金在奂的后颈,然后在金在奂的惊呼声中,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热牛奶。


当然,你后桌两位也经常神龙不见首尾,卡着上课铃匆匆溜进来。



那一年,你们新班级的跨年晚会,是金在奂的自作曲。


伴奏是邕圣祐新开发的奚琴技能。


还有站在门口直不起腰的姜丹尼尔招牌笑声,和黄旼炫的和音。





6.

高三来的猝不及防。


你什么都没准备好,就开始被教室前方一天天坠落的倒计时恐吓。


生活唯一的乐子就是围观他们的爱情。


可是在某个冬天的课间,你突然从十班的小伙伴那里得知一个坏情报。她们说姜丹尼尔和邕圣祐好像吵架了,姜丹尼尔已经沉闷好几天了。


你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邕圣祐依旧没心没肺和地理老师插科打诨聊人生,一副无事发生的淡然样着实让你有点摸不透。


而你身后,金在奂已经不怎么来教室了。他早早定下了目标,高等学府的实用音乐系,他虽然天赋异禀,但也不得不为繁重的艺术考试奔波辗转。


你突然发现,青春好像被高三戛然而止、锯断了四肢。


邕圣祐从台上下来时,你还是忍不住试探了一句,“最近怎么没见你去十班?”


他挑挑眉,看上去并不想回答,但还是解释了一句,“他和我怄气呢。”


你识趣地没有追问,却在回头时瞥见了申请表。


邕圣祐的,关于艺考。


是一所很北方的学校,和姜丹尼尔提交保送的地方,大概相距几万个临中的大小。



姜丹尼尔还是重新过上了两点一线的生活,四班和十班。


他顺利拿到了保送名额,索性就赖在你们班了,正好占据金在奂的座位。


他的到来让你觉得很开心,一方面为他俩的和好,一方面为这个移动的数学题库。


没错,姜丹尼尔这一次不是来谈恋爱的,是来帮邕圣祐补课的。


那天你听得清清楚楚,他说“既然未来有可能异地,那我一定要享受接下来的每一天。”


你坐在前面心里一酸,像挤破了的橙汁,就是果粒橙低端喝前摇一摇的瓣渣。他们恋爱的起伏,像拨弄瓶身的手,引得你内心滋味纷杂。


但是姜丹尼尔随后的话让你大跌眼镜,“所以你数学一定要及格,不然以后出名了,被扒出来就太丢脸了。”


邕圣祐没有接话,但你已经能想象到他被戳中命门后,眉头一紧,嘴角耷拉的委屈样。


果然接下来你就听见窸窸窣窣的一阵衣服摩擦声,“我的小不点啊,一定要为我们努力一把。”


那天夕阳来的刚好,你看见他们映射在地面上,紧紧依偎的身影。



你重新戴上耳机,隔开教室里闹腾的讨论声。错题本已经是第三本了,最前页是你的排名曲线,起起伏伏,但总体也算有长进。


青春不只有爱情啊。


还有满满当当的错题,和终归会到来的高考。




7.

高考完的那个暑假,你也忘了自己怎么度过的。


原本很痴迷的小说也索然无味,想要考后追上十几集的剧也难以下咽。


唯一还在追的爱情连续剧,大概就是F4吧。


十班班聚那天,你们这群后来转去文科班的人也去了。


在ktv时,你再一次体会到了喝橙汁的奥妙。


谁能想到,平常看上去一本正经、制霸年级前列的黄旼炫,玩起狼人杀时,是不动脑子的暴民。输了被罚酒之后,就醉倒在金在奂肩上,还扯着金在奂因为高考已经快消失的脸颊肉,絮絮叨叨说着当年的小金在奂多么可爱。


你也没想到平常看上去体弱好欺负的邕圣祐,是真心话大冒险后的千杯不醉。还能扛着被酒精催红全身的大块头姜丹尼尔,友善理智地问你,“这个点了,你回家有伴么。”


大概是几个月前和邕圣祐一起被姜丹尼尔狂补数学,并且速成效果感人的革命友谊,你摇头说,“还是我陪你一起把他们哥几个送上出租吧。”你指了指已经瘫倒在卡座上的金在奂、黄旼炫。


当你试图把半梦半醒的金在奂搬上出租时,你发现完全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轻易。


而走在你前面,比你高,但已经快瘦成纸片人的邕圣祐,毫不费力地搂着姜丹尼尔前行,步履坚实,方向明确。


你想到高一刚入学时,你们给他们四个排了个序,邕圣祐的战斗力和体力荣登倒数,是你们心目中战五渣。


一时间,你也分不清楚,哪个是真的邕圣祐。


但谁知道呢,反正爱情,总是让人不一样。




8.

升入大学后,你也会想,你在爱情里会成为什么模样。


是做那个看似运筹帷幄、但偷偷亲他发尾、自顾自吃醋的,还是那个顶着有点耀眼的孩子气脸庞、但支持他一切的。


你以为你遇见不上对的人了,因为你已经在正当好的时候,细细品过味道恰好的爱情。好似追了一场耗时其长的爱豆,带着审视过那样完美存在的眼睛,再去看生活的每一个人,都觉得隐隐有所不足。


但你还是遇见了。


重要的不是你成为什么模样,而是你的每个模样,他好像都还挺喜欢。


你就这样走进婚姻的殿堂。婚礼那天,金在奂、黄旼炫没有来。他们托邕圣祐拿来了厚厚的红包。


酒桌上邕圣祐一如往常般调侃,“没想到潇洒恣意的黄大总裁,会为了抓满世界乱跑找灵感金在奂,请了那么长的假期,跑到非洲去晒成包黑炭。”


你捂着嘴笑,丈夫偷偷问你,“你这个老同学,是那个地理频道的主持人么?节目叫啥来着,就是带着大家去旅游的那个?”


你点点头,附在丈夫耳后说,“而且啊,他的爱人,就是你最近痴迷的那款游戏的研发人。”


丈夫的抽气声逗笑你了,他赞叹道,“你们临中还真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以后我们的宝宝也送去临中吧。”


你决定给他最后一击,“他们口中那个满世界找灵感的,就是包揽你无数女神合作曲的音乐人金在奂。”


他说,“他们可真好。”


是啊,他们一如既往的好。


而你过得也不错。




9.

宝宝满月酒的时候,他们四个来齐了。


你的宝宝好像特别缠金在奂,捏着他的脸不放手,你看着围绕着宝宝,连连作出鬼脸试图吸引他的邕圣祐,忍不住替他们惋惜。


他们几个的爱情,唯一的缺憾就是这个了吧。


但是转眼你的惋惜就被打脸了,姜丹尼尔模仿着宝宝吱吱呀呀的说话方式,鼓着脸庞赖上了邕圣祐。而邕圣祐也就这么不争气地放弃了对他爱理不理的宝宝,给了姜丹尼尔一个奶香味的蹭’擦。


黄旼炫接过宝宝,把金在奂解救出来,姿势熟练地抱着宝宝,狐狸眼笑眯眯的。




你的宝宝很快成长为青葱少女。


在饭桌上和你分享班级趣事时,你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么多个“ta”和“ta”混杂在一起的故事。


女儿把酸甜口的排骨吐在桌上,眉梢飞扬地说,“妈妈你一定想象不到吧,我们有班对呢!”


你怎么会想象不到呢。



在临中,你的往事里,密密麻麻爬满了他们的故事。


也许直至临终,仍旧会为记忆中的小确幸会心一笑。




10.

你的往事像一场盛大的追星之旅


终于,你和你的星星们一样耀眼




————————————

没错这一次红柚依旧是矫情致死的青春疼痛文学

想分享的东西有很多

不知道我的文字能不能传达

或许你有共鸣 那欢迎告诉我啊

如果什么都没读到,那 没错 是本散文写手的锅


但我还是得吧嗒几句

希望我们在追逐星星时

也成为你想变成的模样。


评论 ( 57 )
热度 ( 431 )

© 柚子红时 | Powered by LOFTER